科大讯飞营收破百亿大关:对AI产业意味着什么?

2020-04-23 21:20:27爱云资讯

4月21日晚间,科大讯飞发布2019年年报。2019年科大讯飞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27.3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扣非后净利润4.89亿元,同比增长83.52%。因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创历史最好水平,达到15.31亿元。

从财报可以看出,整体上科大讯飞保持了平稳有序的向上发展趋势,回望刚刚过去的2019年,所有公司对于AI的关注点都在求精和场景化,大家都有不少新的落地场景,作为AI产业的领头羊,科大讯飞2019年的财报或许隐藏着行业的发展脉络。

AI商业化2.0时代的发展脉络

从垂直场景到“平台+赛道”战略

AI商业化的1.0在云端,是基于大数据做应用,以应用探索为核心。AI商业化2.0的变化趋势是从云端到边缘,把人工智能的能力带到每个人身边,实现应用规模化落地。以技术立身的AI独角兽们,开始扎入不同垂直领域,旷视押注智能制造、依图切入医疗、云从狠抓金融等。

科大讯飞营收破百亿大关:对AI产业意味着什么?

相比业内独角兽而言,科大讯飞这个巨无霸,开启的是“平台+赛道”战略模式。在教育、医疗、司法、消费者等行业赛道上,实现了源头技术创新和产业应用的良性互动。

我们以教育场景为例,伴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提升了计算机规模处理数据的能力,这使得之前的海量学员学习数据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效率得到处理和分析,为洞察学员学习情况开启了一扇新大门。科大讯飞在江苏省南通市如皋市的一个规模的应用案例将此愿景变为现实,2000多名老师,近5万名学生,老师每天要批阅卷子的时长减少了36%。统计这些分数统计这些在学习成果的时长减少了98%,备课时间减少了24%。学生方面,作业时间降低了32%。错题解决率达到了80%以上。平均作业时间缩短了40分钟,应该说更有针对性的学。

看财报不能光盯着一个会计年解读,要站在公司发展历程上来看,我们翻开科大讯飞08年上市以来的财报,从2009年到2018年这10年,讯飞的销售收入增长了25.8倍,利润增长了7.8倍。我们发现,销售收入增长速度远超利润增长速度。

从这一现象,我们可以看出,人工智能赛道一路筚路蓝缕,首先在在人工智能的算法、海量数据、大规模计算资源领域基本布局,其次,还得找到落地场景,应用到专业领域,并构建起来生态链。

正如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董秘江涛在本次业绩说明会上表示的那样:“讯飞所从事的人工智能产业是一个源头技术创新突破,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实现商业化的这样的一个复杂的过程。既要验证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在哪些应用场景上能够跨过使用门槛?也要验证这些场景下人工智能落地的产品价值、商业模式等等。应该说这是一个比较长的链条。”

前两年AI圈泡沫化严重,部分企业更是 TO VC,在能叔看来,科大讯飞对整个AI产业最大的启发是长线思维,坚持长期主义,耐得住寂寞。唯有高筑墙,广积粮,构建起竞争壁垒,才有可能像科大讯飞一样厚积薄发,红利兑现。

从行业层面,科大讯飞百亿营收,最大的意义是将中国的AI产业的商业化能力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为行业的后来者、跟随者提供了方向指引,为引导整个中国AI产业发展提供了示范效应。

由软到硬

营收是表,生态协同效应是里

“人工智能的赛道,更多还是要看一些TO C的东西,更多是看一些如何把漏斗倒过来的商业模式,如何能更多的钓鱼,而不是这一池塘的鱼都得认识。”洪泰基金执行董事宋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能叔看来,AI从不单独存在,必然要深度绑定某个产业,AI与硬件产业相结合,并由软件延伸到硬件,是一个大趋势。

科大讯飞营收破百亿大关:对AI产业意味着什么?

从财报看,数据显示,报告期内,科大讯飞To C业务营收36.25亿,同比增长43.99%;毛利17.08亿,同比增长31.81%;To C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进一步提升,达35.96%,毛利占比达36.83%。从具体销量来看,代表性的是2019年,科大讯飞C端智能硬件:讯飞翻译机、讯飞智能录音笔、讯飞智能办公本、讯飞学习机、讯飞听见M1等产品在“618大促”中斩获五大品类六项第一,“双11”大促获得天猫京东双平台六大品类六项第一。

由软到硬,并非易事,最大的难点就是思维模式的不同,国内的行业巨头强在软件层面,鲜有硬件产品,当然也发布过,但都没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破圈,甚至包括智能音箱在内,更多是为软件服务,硬件全靠补贴,商业模式不健全。

做软件服务,可以MVP(最小可行性方案),可以试错、反馈,但硬件容错率低,更需要对用户需求的精准把握,做好硬件财务上能获得回报,就像19年财报科大讯飞的整体营收中毛利占比达36.83%。但是在能叔看来,创收是表,里在于硬件更能把握用户需求,这份用户敏感度,有助于对于AI商业找准落地场景,实现用户层面与产业层面共振推动“平台+赛道”战略更加完善。

新基建利好之下

头部效应更加显著

美国经济学家、西北大学教授Robert Gordon在《美国增长的兴衰》一书当中,提到1942年到1945年二战期间,美国的劳动生产率突然有了30%的提升。原因是几乎所有的高科技都迅速产业化,从吉普车到雷达、喷气机等,新技术的扩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带来了劳动生产力的跃升,支撑了美国经济的发展,战后一跃成为霸主。

站在历史的关口,我们看当今最先进的科技,量子计算、大数据、云计算、5G、物联网、AI等,从技术落地层面看来,中国也到了全面化智能升级的时代。

新基建最近如火如荼,核心就在于技术进度上,有可能像美国在1940年那样,把这些最先进的科技要素向产业加速扩散,从而推动劳动生产率的快速提升。

AI作为新基建的重要部分,被推到了时代最前沿,尤其是疫情期间,AI技术起到了很大的社会价值。比如科大讯飞通过智医助理AI辅诊系统帮助基层医疗机构排查病人、通过AI线上教学平台提供“停课不停学”服务、通过人工智能助力相关部门进行疫情的防控、随访等。

当然,AI经济腾飞的基础设施,头部企业不仅要在技术上起到作用,更重要的还有企业责任层面也要有担当,疫情期间科大讯飞广泛动员全球范围内的国际合作伙伴,紧急筹措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所要的医疗物资,全力支持防疫一线的防控战。

从行业格局看来,新基建的红利之下,能叔认为,AI产业将大致呈“长尾效应+马太效应”,行业利好之下,热钱多了,长尾公司势必随着增多,但与此同时,马太效应也将加固, 越是基础设施、关系到经济社会生产力的部分,越是需要有专业能力的企业,所以头部企业格局更将稳固。 人工智能

相关文章
精彩评论
热门文章
头条文章
重点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