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行业有高薪要人才,但年轻人正选择离开

2021-09-21 07:28:01爱云资讯

自动驾驶到小区人脸识别人工智能已经逐步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产业规模达到2800亿美元,我国人工智能产业规模也达到了3000亿人民币。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在各行业的深度应用,我国对人工智能专业的人才需求量巨大。

据央视财经近日报道,目前整体人工智能的职位增长量大概是45%到50%,计算机软件、互联网行业、机器制造业里的人工智能岗位,都在不断增加。随着人才需求的不断扩大,不少在校大学生没毕业就“先上岗”,开始在企业进行培训和磨合。

但是,火热招聘的背后,人工智能一直面临着持续亏损、落地困难的商业困境,即使是头部企业的员工,同样深陷涨薪困难、降薪裁员的风波之中。当高薪的泡沫被刺破,不少年轻人重新走回了传统互联网的道路。

热火朝天:行业薪水高,人才需求量大

近些年来,人工智能发展迅猛,国家密集出台人工智能领域的相关激励政策,更在2017、2018以及2019年连续三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人工智能”。这股热潮让不少人工智能企业尝到“甜头”,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和云从科技迅速崛起,成为国内人工智能行业“四小龙”。

和其他行业相比,人工智能行业对从业人员有着极高的技术背景要求,其人才薪水,在各行业都是领先水平。据BOSS直聘发布的《2020人才资本趋势报告》,2019 年招聘薪资的众数是5000元,中位数是6043元,平均招聘薪资为8082元,但人工智能的岗位,平均月薪都在两万元以上。

数据显示,机器学习岗位的每月平均薪资最高,在27652元,自然语言处理的平均薪资达到25553元,语音识别岗位和深度学习岗位的平均薪资分别为24037元和27516元,语音/视频/图形开发岗位的平均薪资相对而言最低,但也在两万元以上(22979元)。

人工智能行业有高薪要人才,但年轻人正选择离开

部分人工智能岗位薪酬数据。图片来源:BOSS直聘

高薪水是为求得高专业人才。人社部此前发布的《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发展报告》显示,未来五年新职业人才需求规模庞大,预计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缺口近150万、人工智能人才需求达到近500万。

以细分赛道人工智能+医疗行业为例,在成本高企、研发周期长的新药研发领域,通过融合顶尖的计算机科学与生物化学领域的技术,AI制药不但成为创投的新风口,更是诸多大型制药公司纷纷加大投资、招兵买马的重要部门。

此外,在医疗机器人领域,手术机器人、康复机器人、服务机器人(运输机器人、消毒机器人),辅助机器人(护理机器人、静脉药物配药机器人)等同样前景广阔。

全球招聘集团瀚纳仕指出,大型医院和传统药企正在通过互联网、信息化等手段助力业务发展,在技术转型的过程中,人工智能领域图像算法、深度学习等岗位人才需求量较大。

据《2021瀚纳仕亚洲薪酬指南》,数据科学家年薪在50万-120万人民币区间,数据主管年薪则高达150万-220万人民币,而入门级别的AI开发者最高年薪也已达到80万。薪资体系中视情况也包含期权和股票等激励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稀缺,人工智能企业更加注重“选育用留”。美世中国2019年一份报告指出,2018年上半年人工智能/大数据行业的早期企业离职率为21%,低于2018年六大行业(企业服务、消费升级、人工智能/大数据、金融科技、文化娱乐、医疗健康)整体离职率九个百分点,甚至也低于2017年六大行业整体离职率四个百分点。

为缓解人才供需压力,高校人工智能专业人才培养不甘落后,据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教育部设立人工智能专业之后,我国累计已有超300所高校开始培养人工智能方向的学生。

BOSS直聘数据显示,2009-2019十年间,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存量逐渐增多。其中,机器学习、语音识别、图像识别、图像处理以及数据挖掘工程师都处于高速增长阶段,人群呈现年轻化的状态。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算法工程师等人才储备同样不断扩大,年龄相对偏大。

需要注意的是,有调研显示,整体来看我国人工智能人才供给不足,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但与此同时,有22%的高校反映他们培养的学生就业出现了供大于求。调研分析,高校人才供给和市场需求之间出现了结构性矛盾。

随着人工智能人才总量增加,人才市场已经出现细分趋势,基础研发类人才和技能型人才都在很快地增加,而高校的供给主要集中在本科层次上,导致人工智能专业本科生有饱和的趋势,且主要出现在地方应用型本科院校上,更高端学历和更强技术背景的人才需求仍旧稀缺。

调查指出,目前市场上人工智能类人才的供给主要来自于电子信息、软件服务等其他相关领域的人才跨界转型而来。高校培养过程注重课堂教学、轻视实践,也导致人工智能人才无法满足市场对于实践的要求。

冷清离场:持续亏损,裁员风波,年轻人在离开

如果说前两年人工智能企业是“吸金兽”,是投资的风口,如今以“四小龙”为代表的人工智能企业正走下神坛,繁荣逐渐褪去,露出真正的面目。

今年以来,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和云从科技纷纷选择首次公开募股,谋求上市机会。据业内人士爆料,商汤科技或于八月开启A+H上市;旷视科技在2019年港股上市失败后,已转战科创板;云从科技则已经顺利通过科创板审议,或将成为人工智能行业“第一股”,而依图科技已经主动“撤单”,终止IPO。

从披露的招股书中,即使是行业顶尖的“四小龙”,都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云从科技在2018年到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为4.84亿元、8.07亿元、7.55亿元。同期,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81亿元、-17.08亿元和-6.9亿元。截至2020年末,该公司合并口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14.35亿元。

人工智能行业有高薪要人才,但年轻人正选择离开

云从科技招股书。

旷视科技此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9月末,公司净亏损为28.00亿元、66.39亿元和28.46亿元,截至2020年9月末,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42.50亿元。依图科技亏损同样不低,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72.20亿元。

三家公司招股书中均有提到,人工智能行业是人才和技术密集型行业,技术研发难度大、研发投入高,为保证持续具有核心竞争力,企业通常需要不断投入研发资金。以云从科技为例,2018-2020年云从科技研发费用分别是1.5亿元、4.5亿元、5.8亿元,占各期营收的比例分别是30.61%、56.25%和76.59%,三年不断走高。

成本难降的资金压力下,人工智能企业不可避免的对员工人力成本进行缩减。今年以来,“四小龙”中就频频传出裁员、降薪的消息。

据多家媒体报道,今年上半年依图科技降薪、大幅裁员,如今员工总数已削减至500人左右。早在今年初,依图科技首席技术官、知名AI技术“大牛”颜水成在任职仅一年半后离职。

依图科技的医疗业务部门是裁员的重灾区,目前武汉、西安、成都等多地的医疗分公司已注销,相关的医疗采购、销售部门等也纷纷解散。

据钛媒体APP获悉,依图医疗事业部员工数量已缩减至九成以上,业务几乎处于关停状态。依图科技最终要削减裁员到200-300人左右,整体裁员规模超70%,而在一年前,依图科技的员工总数还有1507人,其中研发人员占比一半以上,为837人。

另一家笼罩着“降薪裁员”疑云的是刚刚通过科创板审议的云从科技。去年五月,云从科技就爆裁员传闻,诸如 “取消了补充年假”、“取消带薪病假及员工生日福利红包”、 “全员降薪20%”等消息。

今年,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云从科技再度传出将裁员30%的消息,更有认证为云从科技员工的网友发帖表示,“云从每天离职一大批,天天看人减少”。不过,云从科技公关表示,公司大规模裁员言论,纯属谣言,并没有任何裁员计划。

另外,人工智能企业虽然在应届生起薪上开出高工资,但涨薪幅度却低于其他行业。有行业内猎头表示,“比如‘四小龙’整体涨薪速度就很慢,有高学历候选人两年总共涨薪不超过15%,这种情况是家常便饭。”

有海康威视员工在脉脉发帖称,海康威视入职后薪资涨幅“一言难尽”,几百或者不涨的人大有人在。在2020年疫情期间,海康威视以疫情导致公司业绩下滑为由发送了全员不调薪的邮件。该员工表示:“海康威视还配不配叫‘体面厂’吗?”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从人工智能企业跳出的员工选择回归到传统互联网行业。“我认识的人里面很多去了字节跳动,以及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大厂,做游戏、做教育、做视频……都比原来要好。”有员工接受采访表示。

界面职场此前报道指出,今年秋招以来,互联网公司都加大了人才招募力度,打起了“史上最大规模校招”的口号。腾讯今年秋招放出了近7000+岗位,字节跳动的提前批岗位也有超过4000条,阿里巴巴不少尖端技术类岗位也首次向应届生开放。 人工智能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头条文章
重点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会展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