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虚拟化市场 云宏、华为、新华三“两华一云” 谁是中国VMware?

2023-09-18 11:13:20爱云资讯阅读量:667

随着全球数字化进程的加速推进,云计算、人工智能、无人驾驶、AR/VR等数字产业正快速发展中,算力呈爆发式增长,数据中心需求不断扩大,服务器作为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市场规模高速增长。2022年中国服务器市场规模为273.4亿美元,同比增长9.1%。中国服务器市场规模在全球占比24.5%。

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背景下,服务器硬件出货量大幅增长也使得云基础软件市场规模迅速扩大,其中云系统、容器市场中国厂商持续保持遥遥领先,在虚拟化市场国外厂商VMware凭借产品优势依然保持市场龙头地位,但受国产替代以及国产软件产品力不断提升等因素影响,其增速及市场规模双双下降,中国虚拟化软件厂商正在迎头赶上。IDC报告显示,2022年全年虚拟化市场规模达6.89亿美元,同比增长9.1%,仅华为、新华三、云宏即“两华一云”三家中国厂商,市场占有率达46.4%,高于VMware36.8%的市场份额。

虽然VMware在中国虚拟化软件市场表现呈下降趋势,但不可否认其仍然是全球计算虚拟化解决方案的领导厂商。纵观虚拟化技术发展史,VMware开启了虚拟化技术由理论转向商业大规模应用的先河,20世纪80至90年代,由于Windows和Linux操作系统的发展,使得x86服务器迅速取代大型机和小型机成为首选,为解决x86服务器维护成本高、基础架构利用率低等问题,VMware推出商业化虚拟软件Workstation,使得用户可在任何x86架构上稳定运行操作系统,自身也完成了从“探路者”到“领航者”的蜕变。VMware在虚拟化软件研发方面常年保持高水平投入,借助服务器虚拟化产品在技术上的优势,已经形成了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可更快实现产品与最新硬件产品兼容迭代,VMware的vSphere作为最成熟的虚拟化软件,无论在国外或是国内的虚拟化市场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VMware公司在帮助企业从硬件定义数据中心转变到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DDC)的时候在业界最先提出了SDDC概念,也使其在虚拟化和私有云领域的领导地位难以撼动。然而,近期 Vware退出中国的传闻开始在坊间流传,在充满了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市场纷纷寻求 Vware替换之道。从IDC发布的《2022年中国软件定义计算软件市场报告》及赛迪《2022中国虚拟化市场研究报告》中看到,有潜力成为VMware虚拟化产品vSphere中国替代厂商的是华为、新华三、云宏,被行业内称为“两华一云”。

图:赛迪报告中关于以上中国服务器虚拟化市场厂商分类

相较于VMware,华为的业务模式开始以云优先(公有云)转移,私有云场景更多的是以硬件为主,成为在全球云市场中唯一一家以硬件起家的云企。在2015 年以前,华为云处于起步阶段,主要依靠数通产品和资源优势深耕政务云和私有云,2016年开始逐步发展公有云业务,并在2018年年底组建“计算与云”产业群,打包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计算等相关业务的策略,被视为华为云的真正开端。2020年5月,华为将私有云团队合入CloudBU被解读为华为云的关键转折点,虚拟化产品成为华为众多产品线中的一环。

与华为类似,自2015年新华三被紫光收购股权开始,团队迅速步入新的发展阶段,并于2018年喊出公有云、云优先的口号,至2020年4月9日,紫光集团宣布,整合旗下新华三集团、紫光云公司等在私有云、公有云、人工智能、软件服务等领域的能力,成立紫光云与智能事业群,本次整合也被视为紫光向云服务、行业云全面重心转移的标志。

相比之下,对厂商IT能力要求最强的金融机构更多选择独立第三方虚拟化产品,“两华一云”厂商中,云宏的虚拟化产品凭借独立第三方优势和更广泛的硬件、软件的适配性成为更多选择,在2022年开始的金融信创三期试点的名单指定390家机构中,云宏就占据了三分之一市场份额。选择云宏并不奇怪,金融机构本身IT能力强,对业务的稳定性要求极高,尤其是像虚拟化这样底层关键基础设施,从业务的安全性考虑,金融机构更愿意选择主流厂商的核心产品。

IDC报告显示,VMware在售的各大产品系中其核心产品独立第三方虚拟化软件占比高达97%,可见核心产品更易获得市场青睐。与之相反国外某个以硬件设备为核心产品的大厂,为适配硬件产品所研发的3000多款软件,本公司销售人员都难以牢记,又怎能为客户提供最优软件解决方案,据了解,他们也有虚拟化软件产品,但能被自己销售人员记起来的机会却不多。

本质上,VMware的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DDC)策略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应用层面上快速变化的需求,其核心虚拟化产品的独到之处在于渐进式地完善生态和应对云调整。以此为基础VMware解决方案打通了企业关于云计算的三个核心要素:计算、存储、网络的全面虚拟化,从而真正意义上实现了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构建了包括计算、管理、网络、存储等多方面云计算能力的解决方案,只有厘清VMware虚拟化软件的独立第三方竞争优势,才能更好的完成替换。

VMware的国产替代不能停留在一般业务上,替换方案的核心是符合“生产级”要求,“两华一云”的替换方案在性能、可靠性、安全性和支持力度方面各有优势,但与VMware高度相似、具备广泛适配性的独立第三方虚拟化软件,更易快速实现“生产级”无感替换,如果采用超融合替代VMware,则选型上应更多关注硬件免绑定、产品可靠性,最大限度减少因替换对业务带来直接影响。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头条文章
重点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免责声明|会展频道
冀ICP备2022007386号-1 冀公网安备 13108202000871号 爱云资讯 Copyright©2018-2023